“老古董”---临沂正仁武道

“品正则立 仁者无敌” 欢迎各位朋友加入临沂正仁的交流平台 让我们一起见证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成长!

李小龙的武道与禅道


   仔细研究过截拳道的人不难发现,李小龙不仅是一代武学巨匠,而且还有很深的禅定修为。其实这很自然,因为他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读的是哲学,涉猎佛学禅修自在情理之中。李小龙从武道上路一路攀升,涉足武道之巅时自能触及到某些禅修之境。而反过来,他所接触到的佛学禅境又加速和提升了他的武学境界。可以说,李小龙是以武悟道,以道启武,二者相得益彰。只不过李小龙所侧重的是武道而非禅道,他使禅道成为武道的辅助。

截拳道爱好者都熟悉李小龙这样的名言:“学习武术之前,在我眼里的一拳仅仅意味着一拳,一腿也只表示一腿。学了武术之后,一拳不再是一拳,一腿也不只是一腿。而现在,当我理解了武术的真髓之后,一拳一腿对我来说又仅仅是一拳一腿了。”看上述李小龙谈武道的三个境界,与佛学中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三个境界如出一辙。

平日里,李小龙在大强度的训练之余,总会抽出一定的时间静坐,以使精神放松和澄空。这其实也是基本的禅定修习。

武与禅有着解不开的结。其实,达到武学的极致,武道与禅道本是相通的。自古禅林多武功,诸如少林寺、武当山等等。而以武入禅者亦大有人在,武学宗师多是禅武双修的,诸如达摩、张三丰、少林五老,近代的诸如王芗斋、王选杰等。大家所熟知的电视连续剧《霍元甲》的主演黄元申,自幼习武,于演艺事业如日中天之际出家九华山,就印证了这一点。至于李连杰,据说也不时到寺院长住诵经,与佛学颇有渊源。最奇者当属一代文学巨匠金庸,写武侠小说,写着写着竞也颇得佛学三昧,实属罕见,更是印证了武道与禅道的不可拆解。


不必让孩子第一名

 转载自 顺舜

作者:林清玄(台湾)
 

我小时候读书差,考试都考红字,就是考不到60分。有一年考试,我好不容易超过60分,很高兴地拿回家给爸爸看。我爸爸正吃饭,他放下碗哈哈大笑。哥哥姐姐很奇怪,考这么烂还笑。爸爸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一个接班人,现在终于找到了。”我一听,坏了!爸爸是农夫,向上三代都是农夫,我不要做农夫的,所以后来就用功努力读书。

我发现大陆家长很在意成绩,都想让孩子考第一名。其实,现在世界精英都不是当年的尖子生,他们在班级的排名是第7名到第17名。原因就是这些孩子人际关系更好,可以和第一名做朋友,也可以和最后一名做朋友,而且孩子压力小,生活更轻松,创意最好。

如果你的孩子是第一名,就让他别那么努力,轻松拿到第7名到17名就可以了;如果你的孩子是后几名,那就让他努力进到前17名里面吧。为什么提到第17名呢?那是我自己成功的秘密——小时候我们那班只有17个人。

孩子需要大人的保证

我上高中时,有位老师邀我去家里吃晚餐,吃的是饺子,我很开心。等到饺子端到桌上,我眼泪都掉下来了。老师说的话更让我感动,他说:“我教书50年,我用我的生命和你保证,你将来一定会成功。”哇!我更感动了,眼泪掉在饺子上。从来没人了解我,用生命向我保证。过了两个星期,我的希望破灭了,因为全班每个同学都去过他家里吃饺子。他对每个同学都用生命保证过。

考大学的成绩也不代表什么

考大学了,第一年没考上,第二年也没考上,第三年终于考上了。大学录取分数是361,我考361.5,回到家我用红纸写上“恭祝林清玄金榜题名”贴在大门上。

上了大学,我琢磨起谁是考361分的幸运儿。一番调查后,我发现是张毅。后来他成为“琉璃工房”公司的老板,世界五百强企业。

所以说,可能小孩成绩不是很杰出,不是那么好,但是不要放弃,因为世界上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就像种植物一样,山坡地种竹笋、香蕉,沙地种西瓜和哈密瓜,烂泥巴里种芋头,不同植物适合不同土地,不是只有一个样子的。这个世界的悲哀就是把所有不一样的小孩集合在一个校园里,希望教育成一样的样子,这是个大问题。

好孩子就是被唤醒了内心的种子

要根据孩子的特点来教育孩子,就是唤醒孩子内心的种子。好孩子是已唤醒内心种子的孩子,他们认识到了自我;坏孩子还没有唤醒种子,没认识到自我,还浑浑噩噩地活着。我算是唤醒了内心种子的人,从小学三年级就立志做作家,小学开始每天写500字,中学写1000字,高中写2000字,大学写3000字,我一直坚持下来,现在已经出了131本书。

孩子生命中应该掌握的能力

生命中有很多重要的东西,除了学习,孩子更应该掌握这几方面的能力:

面对挫折的能力。除了读书,劳动也能锻炼这个能力。

爱的能力。我学生做过个实验,回家抱自己爱的人,100斤都抱得起来还转一圈,抱一百斤石头肯定不行。用饱满的爱面对亲人、朋友,才能更好面对人生。

认识生命多元价值的能力。台湾有个学生,父亲是种凤梨的农民,因为要鉴定凤梨的甜分,每个凤梨敲3下,几年下来,父亲敲凤梨的手指肿得很粗大。学生很心疼父亲,就发明了一个可以敲三下鉴定凤梨甜度的机器,后来得了英国发明奖的金奖。孩子不一定要成绩好,要看他对生命的理解。

拓展视野的能力。现在很多孩子去国外念书,家长说是为了培养孩子世界观。这是好想法。认识到世界的广大,才能认识到自己的渺小,才能弱化自己的痛苦,才能包容世界。

表达自己情感和思想的能力。孩子学习了解自己,之后还要学会表达,特别是内向封闭的孩子。有个男孩喜欢一个女生,想约她,结果靠近女生就紧张,脸通红地吓跑了。我经常教大家一个“林清玄五字大明咒”:“大家都是人”。不敢追女生的男孩可以默念“我们都是人”,看见位高权重的人不敢说话也念“我们都是人”。这样克服内心紧张,我们才不惧于表达自己。

我大儿子上大学的时候,我送了他一个锦囊,里面四句话:大其愿,坚其志,虚其心,柔其气。一个成功的人只要有大的愿望理想、坚强的意志、谦逊的态度和温柔的气质就行了。



冯奥

奥:老师相信你在这个暑假会很有收获得,希望你继续加油,记住我们说的“相信自己”。哦也...



“有文治者 必有武功”

  中国的老话“有文治者,必有武功”,文武要双全。读书读得好,风一吹就要倒的人,碰到一点小事情哎哟一声大叫,比女孩子还害怕,那就没一点用啦!
  中国古代的教育,都是文武合一的。大家看中国古代的人物,像孔子呀,孟子呀,没有身上不带武器的。但是有武不用,有功夫不用。很多人学了功夫,一辈子都不用,都没有打过人,这样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功夫!
  中国古代(主要指宋以前)很多读书人文武兼修,不曾“分途”,都是文武双全的:
上溯自二五00年前我们的战国时代至一叁00年前之唐代,中国人实行孔子之“礼乐射御书数”六艺文武合一的教育制度,提倡“上马能杀敌,下马能文章”,寻求“文武并重,知德兼备”,培养情操,锻练体魄,进德修性:
《论语•八佾篇》:“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周礼•大司徒》:“以乡三物教万民,而宾兴之。一曰六德:知、仁、圣、义、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姻、任、恤;三曰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周礼•保氏》:“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孔夫子身通六艺,是他那个时代最了不起的学者了,他的身体也很好,是个有名的“大力士”,《列子》和《淮南子》两书中说他能力举城门闸,能疾跑追逐野兔。孔子注重礼乐,同时也教学生练习射御(即射箭和驾兵车的项目)。子路(仲由)是他门下的一位很会打仗的人。孔子最重礼仪,因此“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像六德、六行一样都是儒家的本份,士大夫会射御是合理之事。例如史实中“体貌魁奇”的鲁肃率众江南避难,就曾以箭射穿盾牌,吓阻了官兵的追赶。曹操表奏徐州大家麋竺当嬴郡太守,麋竺后来也弃官随刘备流浪,无怨无悔。麋竺的儿子虎贲中郎将麋威,麋威的儿子虎骑监麋照,史载“自竺至照,皆使弓马,善射御云”。
 故而,如此传至盛唐,诗人李白(以道家思想之诗仙亦是剑客闻名),实践文武双全的尚武精神,吟有“金清酒斗十斤,玉盘珍馐直万钱。停杯投筋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茫。”,“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等,留下许多豪壮且文雅的诗句。宋朝著名的爱国诗人陆游,从少年时代起,不仅发奋刻苦读书,而且特别爱好舞剑,经常与友人“倚松论剑”,还写下了“少年学剑白猿公,曾破浮生十岁功”的诗句。
  但在一000年前,宋朝为避免战祸,推行重文轻武的政策之後,中国文武分途,使“文人不知兵”,武人亦任侠粗鲁,轻忽学问。世人正在陶醉太平梦时,北方蒙族发动中国之侵略,虽有文天祥等忠臣奋战,但压武荣文的宋民,不敌狞猛的元兵骑旅之攻击,公元一二七九年南宋终灭於元之武寇铁蹄下。至公元一叁六八年朱元璋据江南起义,北伐大都(北平)建立明朝之前,欧亚两大洲之百姓受近百年之战乱消耗。
  各国之历史均可证明,重文轻武可积成国力不振之祸根。 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如果文武分途,文人身孱志弱,不知策略;武人任侠粗鲁,轻忽道德,很容易种下国力不振,人心偏激之祸根。
  唐、宋以后的武人地位每况愈下,才使士大夫普遍不习射御。 明后中国又受满清统治,汉文化一再受到压制和摧残,中国传统的尚武精神无异失传。

  即所谓:古之聪明睿知,神武而不杀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