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八月即飞雪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zphotos/space/d6393987-1345-4eb3-a147-618a34587f31.jpg

市场门口热情的美女撒花欢迎购物群众

/zphotos/space/93ddff3f-f7bc-421f-bf68-b2da57b57986.jpg

毛爷爷在泰国也广受欢迎,也许是他老人家宝相庄严令人敬畏手抖,连拍好几张都拍虚了

/zphotos/space/8ea25e6a-20bb-4d55-a345-ad045cb5bfb3.jpg

市场门口热情的美女撒花欢迎购物群众

/zphotos/space/f4dde6d3-f9f1-4ad8-8814-e7843182c01c.jpg

松鼠么这是?

/zphotos/space/e9f8b3a0-fbca-4c12-8f40-80d720590e2b.jpg

今年流行的炫彩缤纷彩虹妆,化妆品区的摊主总会以最快的速度复制潮流

/zphotos/space/3d07b274-3f89-4774-a7a1-53a217db17fe.jpg

国内的蟋蟀罐都弱爆了,真正的豪华蟋蟀罐不但有树林草原,甚至还有游泳池

/zphotos/space/035fc6d8-ae22-4f46-a452-d3331a6dbf11.jpg

吃一粒美女赠送的大补丸,感觉人立刻就精神多了

/zphotos/space/7d4737d8-fda3-4f4e-98a3-1866e9ac4d96.jpg

你能猜到法力最高强的神仙竟然是化缘小和尚吗

/zphotos/space/c20b61a4-1e3f-4e1b-9ca0-06bfd439cb24.jpg

宠物区里简直比动物园还要精彩,除了可以近距离观赏动物,还可以摸摸它们,和它们合照。炎热的天气里买只乌龟当板凳最好了,凉快又降火

/zphotos/space/7bfec1f5-ecbe-41bc-8764-cb89915134aa.jpg

市场有上千个铺位,种类包含你所能想象到的所有商品

/zphotos/space/350b6455-48ed-4367-ba52-da2860370835.jpg

还有好动的公鸡

/zphotos/space/38423004-5d5c-4646-b017-76550a5676f0.jpg

这里还有色彩斑斓的鹦鹉

/zphotos/space/e999ab2c-a7c4-42ba-bce8-ff4cba71d596.jpg

契迪龙寺位于清迈旧市街南端,创建于公元1411年。后来因为一次大地震和风灾,佛塔的尖顶一夜之间塌毁,露出塔内的金身佛像。

/zphotos/space/de96c686-a667-48a2-8a5f-88799053b14c.jpg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城内的旅游地标,绕着佛塔转了一圈也没见到游人如织的景象,人都去哪里了呢

/zphotos/space/058be112-ccb9-40f4-83ea-c3bf15336578.jpg

还有不时传来的悠扬箫箫合鸣之声,都让正在思春期的小和尚们艳羡不已

/zphotos/space/2c9c3bff-84dd-41a5-8b6d-dc4402c1b082.jpg

在清迈,古老的寺庙和现代建筑并肩而立,漫步古城,不经意间就和一座座白墙红瓦的庙宇不期而遇,金色的飞檐在阳光下交相辉映,造型独特的泰北式佛塔雄伟而别致。很多女学生会到上图中契迪龙寺的佛塔下跟游客搭讪练习英语,久而久之这里已成为寺庙的英语角。

/zphotos/space/8e0d6772-3063-4c72-9034-70567c901ef1.jpg

大家都去跑步了,充满活力的一天从清晨开始,古城门口正在举办一场全民健身环城跑步大赛,男女老幼共设12个级别,第一名还有冠军奖杯

/zphotos/space/924c2fc0-9655-4eed-888a-4cbebe36bdaf.jpg

第一名选手冲线瞬间

 


  双肩背包  


  上世纪90年代,第一次背上双肩书包的那个瞬间,成了我记忆中最美的一刻。然而,第二天,它的主人却变成了我的同桌。虽然是极不情愿地割舍了自己的新书包,但从此,我渐渐明白了帮助人的可贵。


  我出生在湘南一个小村庄,那里生活极其艰苦。1990年秋天,调皮的我开始了小学生活。开学第一天,妈妈给我找来一个斜挎的小军包,我高兴了好久,虽然颜色有点旧,但绝对是没有一个补丁的。


  妈妈送我到校门口,还想再唠叨几句,没想到,我已像兔子一样跑出很远了。看着小书包啪啪地拍打着我的小屁股,妈妈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背着书包冲进教室,期待着同学们看到我的书包会发出爆炸性的赞叹。因为那时小朋友的书包大多都是打了补丁的,有的甚至已经破烂不堪了,想到这里,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那段时间,我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上学,看着伙伴们用那羡慕不已的目光打量我书包的神情,是我童年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了。


  三年级时,班上有几个同学用上了新式书包,这让我心动不已。那是一种双肩书包,背在肩上一点都不重。那天,从学校到家里,我一路上都在跟妈妈嚷着要新书包,直到回家,妈妈还是没有答应我。我哇哇地哭了起来,爸爸一见,气不打一处来,从扫把里面抽出一根细竹条狠狠地抽了我一顿。幸好在家作客的大姑父拦住了。但我还是含着眼泪,大声喊道:“为什么别人能有那样的书包,我就不能有……”


  几天后,没想到妈妈再次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她像变戏法一样,递给我一个崭新的双肩书包。那个书包前面有个口,是装文具的,后面一层是装书的,书包外面还印着我最喜欢的圣斗士星矢图案。我高兴得不得了。妈妈告诉我,这是那天作客的大姑父送给我的,由此我对姑父的感情骤然升温。我背着空书包欣喜若狂地跑了出去。微风中,书包不停地拍打着我的后背,连村口的老牛都在为我欢呼。那个下午,我跑遍了整个村子,告诉所有人,我有新书包了。


  第二天刚到校,我也有一个双肩圣斗士星矢新书包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学校。下课铃一响,同学们立刻像蜜蜂一样把我的座位围个水泄不通。我大方地把书包放在桌面上,让他们看个够,但说好绝对不能摸。可是,不愿看到的一幕就在我上厕所回来时发生了——我的同桌许华正满脸羡慕地摸我的书包。我急忙冲过去,很不高兴地说了一句:“喜欢,让你爸爸给你买啊!”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开始后悔了,因为我看到他脸色突然变了,默默地走出教室。我开始不安起来,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


  许华是我的新同桌,邻村的,刚从外婆家转学过来。听说他很不幸:爸爸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还经常打妈妈。后来,他妈妈由于不堪忍受折磨,投湖自尽了。事发第二天,方圆十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大家在惋惜的同时,开始担心这个才10岁的孩子,并尽量给他物质上、心灵上的帮助。老师也叫我们课后多跟他一起玩儿。


  那天下午放学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来接我的妈妈。妈妈听完后,叫住了刚走出校门的许华,把我的书和文具全都拿了出来,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死死地拉着书包不放,难过得眼泪也掉了下来。妈妈轻轻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好崽,妈妈明天给你买一个更漂亮的,好吗?好孩子要听话。这个送给许华,他没有了妈妈,我们要多帮助他。”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极不情愿地看着许华接过我的书包,把他的书从那个破烂不堪的书包里拿出来,放进我的新书包里,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开心笑容。就这样,我才背了一天的书包变成了许华的书包。


  后来,妈妈真的给我买了一个新的双肩书包,果真更漂亮了。可是当我拿到书包的时候,却再也没有那种兴奋感了。(蒋小平)


  

  暑假里的买卖

  

  上世纪70年代,我梦中的黄书包是帆布制作的,有罩子、五角星,里面有两层,和解放军叔叔背的那个黄挎包一样,那可是整个时代的流行色啊。

  

  我的第一个书包是个百衲布书包。1975年,我大姐出嫁,全家几乎每个人都占了大便宜,姐夫送来好多布,花色与品样,有着我家前所未有的丰富,这些布大部分都给我大姐做了新嫁衣、新被子,但我娘从中挪用了一些,我们兄弟姐妹都借此良机做了新衣服。我的书包,就是用做这些新衣服的边角余料做成的。

  

  书包两侧,一侧是的确良,白的;一侧是卡其布,青的;里边的布有点灰,我叫不上名,很薄,针脚很稀,只比蚊帐略微密一些;撑台面的,做书包之“封面”的,是当时顶呱呱的“灯芯绒”,灯芯绒奢侈而荣华,谁家嫁女,若男方没送灯芯绒,那么,这桩婚事就可能有点岌岌乎殆哉。我娘把这成块儿的灯芯绒给我做了书包,可见,我之上学,在她老人家心目中的分量。

  

  这个书包伴我有3年。其实,再缝缝补补,还是可以背的,问题是我的虚荣心勃发了,看着人家有好书包直眼馋。有几次,我娘晚上缝好,我第二天就悄悄撕烂,我反复地做这种“小动作”,是想逼着我爹给我买个新书包,结果没想到他给了我一个耳刮子,说:“你娘晚上缝好,你白天就给弄烂,读书三年知礼仪,你读的是什么鬼书,莫读书了,回来跟我割茅草看牛去。”

  

  我堂哥跟我一样为书包跟我伯父怄气,堂哥自力更生,从山上砍了半截竹子,削出两片,从木匠师傅那里借来刨子,刨得油抹水光,拆下弹弓上的橡皮筋绑牢,把书往竹板里一夹,背在背上,随屁股一掀一掀的,简直太神气了。我十分羡慕,依样画瓢,还做了些改进,在“书包”的另一头,绕了几圈放炮线,便于兜起书。我堂哥作俑,我随后跟风,引得许多伙伴追捧,几乎引领了一场书包时尚潮流。

  

  但这场时髦实在只是一场风。这“书包”几乎包不住书,书很滑,竹板也很滑,背着它上学去,蹦跶不了几下,书就蹦落了。路上全是稻田,书掉了进去,一书的水和泥,我急得大哭,哭完,马上就迁怒于“书包”,咬起牙劲儿,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它扔到深水塘去了。

  

  这以后,很长一阵儿,我没书包。其实我朝思暮想的是黄书包。我跟我娘斗法,她补书包,我撕书包,就是为这黄书包。我梦中的黄书包是帆布制作的,有罩子、五角星,里面隔开,有两层,和解放军叔叔身上背的那个黄挎包一样,那可是整个时代的流行色啊。竹板“书包”扔掉后,我跟我爹拧上了,只要黄书包。一方面我死磕,另一方面我跟他讲道理:读书用的东西多了,书、笔、尺、圆规、三角板都得装。我爹想想,觉得也对。于是,他给了我一个优惠政策:这个暑假,你可以不去打柴、放牛,你自己挣钱买书包。

  

  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暑假里最好的生意是什么?卖冰棒。我二姐每到暑假,都做这买卖,她的学费全是这样挣来的。

  

  供销社的黄书包是一块五毛钱,我算了一下,只要卖半个月,就可以将书包买回来。于是,我从二姐背上夺过冰棒箱,一大早出发,批了50个冰棒,上村下院,左庄右舍,背着几乎比自己还重的冰棒箱,走啊走,转啊转,喊又喊不出,转悠了一上午,一个也没卖出去。中午背回家,二姐说:“上午凉快,谁买?中午太阳最毒,最好卖!”听她一说,我鼓起劲儿,背起箱子就走,走了五六里,结果还是一个也没卖出去。

  

  二姐见我如此费劲儿,二话不说,夺过箱子,个把小时,就卖光了,只是没赚到钱,因为融化的太多了。回来,恰好听到我爹跟我娘商量说:“把芝妹子嫁了吧,反正要嫁的。”二姐一听,号啕大哭,边哭边说:“不就是老弟要个书包吗?我就给他卖冰棒,买一个书包回来!”

  

  二姐为我卖了一个暑假的冰棒,她的学费挣出来了,也给我买了一个黄书包。

  

  从小学五年级到初中三年级,这书包跟了我4年。初中毕业,我考上了师范,那是1983年了,黄书包已是昨日黄花,土得掉渣儿,没谁喜欢了。但我家没办法买其他书包,这书包留给了我弟弟。而我二姐,到底没读完初中,在家劳作数年,后来出嫁了。其实,她读书很了得,是能跳出农门的。但她把这福气给了我,她一生都在家乡务农了。(刘诚龙)



木匣子书包


  1952年春季开学,一大早,父亲背着祖母留下来的嫁妆——一张破旧的抽屉(旧时课桌),我扛着一条大板凳,一同来到家门口附近的村小。父亲将我交给了老师,从此,我由“放牛娃”升格为学生了。


  那时的我们没有书包,类似书包的学习工具,大多就是盒子了。有薄木板钉的,有竹片编的,还有纸糊的,各种款式,全是自力更生的产物。即使过得好的人家,也只有一个用旧棉布缝成的口袋充当书包。我家离学校近,往返途中,我要么把书抱在身前,要么夹在腋下。


  好在当时只有语文、算术两个课本,加上一沓习字用的“影本”,一支毛笔,一方砚台,再也没有别的学习用品了。


  我的小学启蒙老师是本地人,虽然只是高小毕业,那时也算是文化人了,论辈分还是我们不少学生的长辈,所以,对待我们特别严厉。当时的师生关系,就像猫和老鼠一样。记得第一次领到新书后,我高兴得不得了,用粗壳纸包了又包,生怕弄脏或损坏。然而,尽管惜书如命,但也难免有染墨和卷角的时候,这时就会受到老师的严厉惩罚。威慑之下,我总是希望有一个装书的东西。于是,我决定自力更生,做一个书包。


  这天是星期天,我到小卖铺讨了半个装纸烟的箱子,折叠成一个长方形的盒子,然后用糨糊粘紧,周围贴上一层厚纸,再把期末考试获得的奖品——老师用红淀水画的一朵菊花贴到正面,两头钻个眼,穿上带子,我的第一个书包就这样诞生了。我把它挎在肩膀上,感觉就像全世界都在向我招手。但好景不长,没用多久,它就被迫“下岗”了。 


  我对书包的渴望和珍惜触动了父亲的爱子之心,他忍痛把祖母装首饰的木匣子,给我当了“书包”。匣子精致美观,做工精细,匣盖安有暗栓,不仅安全,功能也和现在的书包一样,纸墨笔砚全都能装下,还可以装上石子、陀螺等玩具。


  这个木匣子“书包”,看起来很笨重,但其精致的外观和暗藏的机关,还是招来了同学们的好奇、羡慕和嫉妒,特别是年纪比我大的同学。


  有一次,我早早地来到学校,把“书包”放在课桌上后,就去操场练习打腰鼓。当上课的预备铃响了,我匆匆回到教室,打开匣盖时,一条两尺长像蛇一样的东西扑入了眼帘。接着,它就爬到了我手上,滑滑的,冰冰的,然后掉在脚背上溜走了。顿时,我被吓得连连倒退,不知所措,手一软,整个匣子掉在了地上,呯地一声,最钟爱的一方小砚台被摔成了两半儿。我还没回过神儿来,坐在后排的同学一声偷笑,立刻就引起了哄堂大笑。后来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大黄鳝。这件事之后,我在匣子的两端,钻上眼,穿上带子,平常到哪儿总是挎在肩上,不离不弃。


  说来好笑,这场虚惊倒也让我因祸得福了,从此以后,我的“书包”也算有了名气。记得每次郊游,老师总会同我商量,用我的“书包”装连环画册,带到野外阅读,以免途中损坏。当然,学校新到了图书,我也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不仅在学校优先阅读,有时还可以带回家看。学校建少先队时,全校同学到20里开外的双鹤观小学参加宣誓,老师也用我的“书包”装着大家的“誓词”带在身上。


  简易而笨重的“书包”,曾经带给我很多方便和快乐,但也无情地作弄过我。记得读四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给农民伯伯的一封信》,由于我的毛笔字还勉强过得去,老师要我用毛笔抄写后贴出去。中午,老师将修改好的草稿交给我,我顺手放在匣子里面。吃过午饭后,正准备抄写,打开匣子却发现草稿不翼而飞了,我急得快要哭了,正准备拿木匣子出气,结果翻开匣盖一看,草稿不知怎地竟粘在翻面上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儿。


  光阴荏苒,流年如水。转眼间我已迈入古稀之年,轮到照顾孙子上学了。小时候的学习用具大多遗失,但那个给过我欢乐和烦恼的“书包”,却珍藏至今。每当看到那个不起眼的木匣子,童年的趣事就会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身心便被巨大的幸福轻轻托起。(覃守宪)


分享给了  @叶教练 

如果,身边的人都失去理智,并将其归咎于你,

而你却能保持清醒;

如果,所有人都怀疑你,而你却能自信如常,

并体谅他们对你的怀疑;

如果,你能耐心等待,不急不躁。

或遭人诽谤憎恨,却不去以牙还牙;

既不去光彩照人,亦不去才华横溢。



如果,你能去梦想,但却不做梦想的奴隶;

如果,你能去思辩,而不是为了思考而思考;

如果,你能以平常心坦然面对失败和凯旋,

并懂得:它们其实都是幻象;

如果,你能忍受你说出的真理,被无赖们故意曲解演绎,

用以误导愚昧人群;

或者,眼睁睁看着你为之付出一切的珍爱,

被人摧毁,然后俯拾碎片,

用老旧的工具去细细修补;



如果,你敢把所有赢来的人生筹码堆在一起,

冒险一搏,却一把输光。

然后从零开始,从不言败;

如果,你能让筋疲力尽的意气与肌体,

依然听从于你仅存的意志,

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



如果,你能和百姓打成一片,却拒绝随波逐流;

或与王者同行,却不忘,庶民本色;

如果,无论是宿敌还是挚友,都无法伤害到你;

如果,所有人对你都很重要,但又没有谁那么重要;

如果,你能惜时如金,分秒必争;

那么,这个世界就全都属于你。

而你,我的儿子,也终将长大成人。


/zphotos/space/90b24cd1-3b1e-4849-b18e-2d71a9e6f936.jpg

/zphotos/space/feb8e26f-2ed5-40e6-bff2-ee833011c61c.jpg

/zphotos/space/080f4f85-3ee9-4788-a3ad-379ce33cf6cc.jpg

/zphotos/space/3b6bafe9-09aa-4ca3-a8f8-d27f8710de0b.jpg

/zphotos/space/78c089a1-a262-47c7-82a3-0eaab95a8887.jpg

路旁的树长出了嫩叶,雨滴打在叶面然后掉落,掉了一地的落叶,有植物芬芳的气息。只是木棉树上几朵高挂的深红色的花有点突兀。

才发现木棉树没有叶子。

走着,一路走着。想一直就这么走着


如果,身边的人都失去理智,并将其归咎于你,

而你却能保持清醒;

如果,所有人都怀疑你,而你却能自信如常,

并体谅他们对你的怀疑;

如果,你能耐心等待,不急不躁。

或遭人诽谤憎恨,却不去以牙还牙;

既不去光彩照人,亦不去才华横溢。



如果,你能去梦想,但却不做梦想的奴隶;

如果,你能去思辩,而不是为了思考而思考;

如果,你能以平常心坦然面对失败和凯旋,

并懂得:它们其实都是幻象;

如果,你能忍受你说出的真理,被无赖们故意曲解演绎,

用以误导愚昧人群;

或者,眼睁睁看着你为之付出一切的珍爱,

被人摧毁,然后俯拾碎片,

用老旧的工具去细细修补;



如果,你敢把所有赢来的人生筹码堆在一起,

冒险一搏,却一把输光。

然后从零开始,从不言败;

如果,你能让筋疲力尽的意气与肌体,

依然听从于你仅存的意志,

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



如果,你能和百姓打成一片,却拒绝随波逐流;

或与王者同行,却不忘,庶民本色;

如果,无论是宿敌还是挚友,都无法伤害到你;

如果,所有人对你都很重要,但又没有谁那么重要;

如果,你能惜时如金,分秒必争;

那么,这个世界就全都属于你。

而你,我的儿子,也终将长大成人。


1

丰雪

胡天八月即飞雪

性别:男   年龄:36 岁

天津 天津市 汉沽区

私信  

谁来看过我

谁来看过Ta

访问统计

今日访问量:0

总的访问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