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祖元

让孩子“别难过”的办法是去陪他难过一会儿

转载自 罗龙飞教练

无效的安慰会伤害亲子关系
一女孩从小在少年儿童中心学习舞蹈,跳得也很好。一次,中央电视台去中心选小舞蹈演员,小女孩踌躇满志地去参选,却没有被选上。原因是节目组需要长头发的孩子,而小女孩刚刚剪了短发。
女孩非常伤心。妈妈问,该如何安慰女儿?
通常父母的安慰方式是:“有什么好难过的。”但是孩子会想:我就是难过啊。也有父母会说:“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但是孩子会想:以后的机会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总之,孩子会觉得自己没有被理解。
让孩子“别难过”无法让孩子坚强
安慰孩子,首先要尊重孩子的感受。
人的“阴暗面”就是来自童年的负面感受不被成人接纳。因为不被接受,孩子就会压抑,然而压抑引起反弹,往往在关键时刻出来捣乱,使人无法自控制,痛苦不堪。
孩子的难过如果被否定,孩子会认为脆弱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让内心变强大,只会在外表慢慢建立起一个坚硬的壳,真正脆弱的部分被包裹起来,变得更加脆弱。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必须让自己看上去非常强势,无法接受自己处于弱势,或者不如别人,也不能接受失败,甚至不能接受自己普通,他们必须处处占上风压着别人才有安全感,人际关系常常非常糟糕。而一旦真的处于弱势或者失败,他们就崩溃了。
否定孩子的感受是因为自己脆弱
父母为什么不能接纳孩子的难过?因为他们不接纳自己的脆弱,他们从小也是用屏蔽和压抑的方式处理痛苦。
父母都希望自己小时候的伤痛不要让孩子再受,有一个原因是不愿意回想起自己童年时的各种受挫感,孩子的痛苦会让自己再次重温那份痛苦,出于爱子之心,这是他们不愿忍受的。为了避免重温,有些父母甚至会给孩子过度的保护,孩子一旦遇到难过的事,他们马上转移话题或避免谈及此事。
还有一种情况是,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感受,感到难以忍受,“凭什么你就可以不用像我当年一样?”
正如一部分挨打长大的父母认为打孩子是理所应当,小时候感受没被接纳的父母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竟然失败了还夸夸其谈。
每一份感受都是呼唤
事实上,一份感受没有好坏,换一种角度来说,是一种呼唤。比如,嫉妒,呼唤公平;无聊,呼唤意义;空虚,呼唤充实;迷茫,呼唤了解……
把感受表现出来会有情绪。情绪是送信的客人,每一封信都来自于我们的内心。如果你对客人能以礼相待,理解并应对好这封信,客人就会走了。相反,就像一个送快递的,怕你收不到一趟趟的送,因为你关着门,他怕你听不到就敲门、砸门甚至撞门,白天你不开门,他晚上再来。那就是你做梦的时候,你的保安(理性)下班以后。
没有不好的情绪,只有不被尊重的情绪,没有可怕的情绪,只有缺乏了解的情绪……只要有好坏的评判,必然有压抑。
悲伤包含着疗愈。不要制止一个悲伤的人,陪着他,倾听他,对他说,哭吧,哭吧,这真的是让人难过。看着他哭个够,就是对他最好的安慰和爱。他在充分的悲伤过后会接纳那个巨大的失落,开始新的生活。
尊重孩子的感受有很多形式,重要的是你内心不害怕
孩子落选了,该怎么安慰她呢?
首先要尊重孩子的难受。尊重感受,表现形式有很多,但关键是内心真的尊重,要相信她难受就是她难受。
你可以重复孩子的感受,“我看到你真的是很难过”,这是一种办法。
还有一种办法是默默的陪伴,去抱抱她,或者和她坐在一起,倾听她,给她擦眼泪。我曾经看过一部关于邓小平的纪录片,孙女哭了,他什么都不做,就拿出手帕来给她擦眼泪,非常好啊。还有美国的安慰大赛,获得冠军的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别人问她,你是怎么安慰隔壁的老奶奶的?那个小女孩说,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爬到她的膝盖上帮她哭。多好的孩子。
每一位父母都可以根据自己和孩子的特点,选择适合自己和孩子的办法,你可以仅仅带着慈悲去关注他,陪他,也可以告诉他,你看到了他的悲伤,但是重要的是,你内心不害怕,也没有担心,你只是去关怀。
表达自己的看法时,心态是分享而不是强加
当孩子在情绪当中时,先允许他情绪流露,孩子的情绪都是相对自然的,先尊重。等他的情绪过去之后,再和他说:“刚才你很难过,现在你可以为自己做什么呢?”还有一种方式是问他:“你现在愿意听听我对这件事的看法吗?”而这时表达看法的要点是:只是分享,不强加于孩子。
比如:
“我觉得你没被选上一点不影响你跳得好。”
“人生当中需要学习的一件事或许就是我们会有遗憾和失落。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会。你没有这次机会可能有下次机会。”
当然,也会涉及到价值观,就我个人而言,我会分享这样的价值观:“我认为一个人有没有机会表现自己是一个方面,他有没有这个能力是另外一方面,我更看重后者。我认为一个人只要有能力,他就总有机会。”
你也可以根据自己家庭的实际情况,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选择分享其他建议。

让孩子“别难过”的办法是去陪他难过一会儿